大好时光

全国| 切换城市

当前位置: 首页 > 创业知识

审计结算是什么意思(结算审计是做什么的)

时间:2022-04-07 11:04:41浏览次数:作者:大好时光
审计结算是什么意思(结算审计是做什么的)

发包单位以招投标方式确定施工单位后,在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时,工程价款的支付方式约定为在审计机关出具报告后支付剩余价款,若工程并未经过审计机关审计,发包单位能否以此拒绝结算。

今天,我们通过一篇人民法院的典型案例,与大家共同探讨学习。

【案件信息】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黑民终字第37号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二审民事判决书

【案情梳理】

// 当事人

// 案情时间轴

2010年3月11日,发包单位建设指挥部发布招投标信息,施工单位金帝公司中标。

2010年7月17日,发包单位与施工单位签订了《哈尔滨至阿城公路合同协议书》及《补充条款》各一份。

主要内容有:1工程名称;2工程地址;3工程内容;4工程价款招标时的预算价款为33330000元,最后按照审计结果结算工程款;5工程价款支付方式:根据区政府资金到位情况按照工程形象进度比例拨付,在审计部门出具报告之前,预付工程款不超过合同价款的80%,在审计机关出具报告之后可拨付工程余款,但要预留决算造价5%的工程质保金,责任期24个月后支付质量保证金。

2011年10月,项目竣工并交付使用。

2013年3月20日,黑龙江奥隆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完成审计。

2013年10月,该项目质保期已过。

// 争议焦点

具有法定资质的审计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能否作为结算依据,审计机关出具的审计报告是否为本案工程价款结算的必要条件。

【法院观点】

奥隆公司对于案涉工程总造价作出审核结论后,公路建设指挥部、金帝公司以及奥隆公司在《哈尔滨阿城公路香阿界至阿城段九标工程审定汇总表》上签字盖章,确认案涉工程造价审定金额为41,097,615.00元。

一、关于奥隆公司出具的《审核报告》能否作为认定工程造价的依据问题

《省审计办法》第十一条规定:审计机关在实施国家建设项目审计时,应当根据项目的特点和性质采取下列方式:(一)审计机关直接审计或者授权下级审计机关审计;(二)聘请具有专业知识的人员参与审计;(三)要求国家建设项目主管部门委托具有法定资质的社会审计组织进行审计;对无国家建设项目主管部门的建设单位,经审计机关书面同意,可以由其直接委托具有法定资质的社会审计组织审计。公路建设指挥部根据2011年12月20日省审计厅黑审投字(2011)75号函意见,委托具有法定资质的奥隆公司作出案涉工程结算审核报告,符合《省审计办法》规定。虽然本案审理中金帝公司与公路建设指挥部对奥隆公司的审核报告是否就是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的审计结论存在争议,但公路建设指挥部和金帝公司在案涉工程审定汇总表上盖章确认,应视为双方对工程决算达成一致意见,在审核报告的基础上签订了结算协议。该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根据合同法规定,双方签订结算协议并实际履行的行为,可视为对于合同约定原结算方式的变更,该变更对双方当事人有法律拘束力。原审法院依据双方达成的结算协议确定案涉工程造价正确。

二、关于本案工程结算是否必须审计机关出具的审计报告为依据问题。

根据审计法规定,审计机关对工程建设单位进行审计是一种行政监督行为,与本案当事人之间平等主体间的民事法律关系性质不同。无论案涉工程是否依法须经审计机关审计,均不能认为审计机关的结论必须作为民事纠纷双方当事人之间结算的当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承包合同案件中双方当事人已确认的工程决算价款与审计部门审计的工程决算价款不一致时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电话答复意见》亦规定,建设工程承包合同案件应当以当事人的约定作为法院判决的依据。在结算过程中,公路建设指挥与金帝公司通过对奥隆公司审核报告的认可,以新的合意变更了合同中对于结算方式以审计报告作为结算依据的约定。因此,本案工程是否经法定审计机关进行审计,不影响双方当事人对于工程款结算的效力。原审中,公路建设指挥部和阿城区政府对案涉工程款总价款及尚欠工程款数额均无异议。公路建设指挥部二审中举示的黑龙江省审计厅关于案涉工程审计的函复意见认为,阿城区政府委托社会中介机构审计不当,重新授权阿城区审计局进行审计,该复函对金帝公司与公路建设指挥部之间的工程结算没有约束力。公路建设指挥部未举示证据证明奥隆公司的审核报告存在与事实不符的情形,不能仅以审核报告非为审计机关所做为由推翻与金帝公司达成的决算数额及一审对工程造价及欠付工程款数额的自认。公路建设指挥部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案例启示】

根据我国审计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对于建设工程项目的造价审计应当由审计机关进行审计的相关规定仅是一种行政监督行为,即案涉工程依法必须经过审计机关审计,亦不能将其结论作为民事纠纷双方当事人之间结算的必然依据。

即便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应当以审计机关出具的审计报告作为结算依据,若发包单位与施工单位在结算过程中,对具有法定资质的审计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予以认可,亦应看作是以新的合意变更了合同中对于工程价款的认定及结算方式。

虽然,审计机关审计行为仅作为一种行政监督行为,但如果建设工程确实违反了合同约定,或审计机关能够举证证明工程结算价款的非真实性或违法性,发包单位可以就此问题与施工单位以合同为依据加以解决。但是,发包单位不能单方面以官方审计报告作为扣罚施工单位工程价款的依据。

标签:

热门话题